安徽热线_AH3.cn

热门关键词:  安徽  孙杨  as  星二代  军事训练

默克尔赢下大选 但德国“铁娘子”或面临最难任期

2017-09-25 15:07 ah3.cn

文|童彤

当地时间9月24日夜间,德国联邦议院选举在结束投票后公布最新出口民调。联盟党(基民盟/基社盟)获得33%的选票,再次成为议院第一大党。虽然最终结果尚未公布,但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安吉拉·默克尔本人将开始第四个总理任期。

(9月24日,在德国柏林的基督教民主联盟(基民盟)总部,德国总理默克尔(中)在初步出口民调显示领先后接受祝贺。根据德国媒体24日晚公布的多家机构的初步计票结果,德国总理默克尔领导的联盟党在当天举行的德国联邦议院选举中获得最多选票,领先其他各党。图片来源:新华)

与英国脱欧公投和美国大选不同,此次德国选举平和到乏味:没有丑闻和谩骂,甚至政策分歧也微乎其微,最大在野党社民党也似乎未将“成为执政党”设为目标——在竞选冲刺阶段,社民党领导人舒尔茨拉票的口号变成了:不要让极右翼得势。

如今,舒尔茨的担忧、也是几乎全世界最担心的问题,成为了默克尔的考验:“德国选择党”的得票率为12.8%,成为二战后首次进入德国议院的极右翼民粹主义政党。随之而来的,将是其对默克尔难民政策的责难、德国如何处理欧盟各国关系的问题……

据新华社报道,默克尔在选后发表简短讲话说,称联盟党实现了“战略目标”。但同时也承认,选举结果“还可以再好一些”。而德国媒体则说,面临第四个任期,默克尔的路难了许多。

被低估的东德女孩

默克尔从来不是典型的西方领袖。她沉着务实,总是在不显山露水间就完成了一项项政绩;她做人低调,其家庭生活几乎完全不为外界所知。这与她在东德长大的经历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安吉拉·默克尔在共产主义东德度过了自己人生的前35年。那时的社会环境塑造了她:认识到意识形态是靠不住的,所以她日后的施政中超越了党派;东德的社会环境也使默克尔学会了保密,这对她的执政生涯大有裨益:谈及默克尔,人们甚少说起工作和政绩以外的琐事,而她周围的官员也从不对外透露任何事情。

这样沉着冷静的个性在默克尔青年时代就已初现端倪。

在28年前,那个难忘的11月9日夜晚,东德的青年们都激动地涌向倒塌的柏林墙彻夜狂欢,而默克尔正按照惯例在家蒸桑拿。事后,她也穿过柏林墙去西边转了一圈,但很快就回到家中。“我分析认为,这堵墙一旦倒塌,就不太可能再次重建。”这样冷静的思考,是经典的默克尔式作风,在她日后的执政生涯中为世界所熟知。

就在柏林墙倒塌几个月后,她欣然接受了自己的新使命:赫尔穆特•科尔总理把她拉进自己的内阁,作为东德女性的一个象征。

起初,许多男性政治家认为默克尔只是个无聊的小女人。就连导师科尔也说她“一窍不通”,并说她“从来没学会用刀叉吃饭”。

然而,事实证明,默克尔的政治热情被人们低估了。早在年少时,默克尔就穿着共青团组织德意志自由青年同盟的蓝色衬衫,在东德的校园里四处奔走。后来,默克尔还在自由青年同盟担任过宣传秘书。

1999年,她给了科尔背后一击,成为基民盟的领袖。然后,2005年,默克尔以智取胜,战胜了她的对手沃尔夫冈•朔伊布勒成为总理。她剪短了头发,换上更加直线型的套装,在总理宝座上一坐就是12年。

“欧洲的消防指挥官”

到了2017年,是否要参加此次竞选,默克尔考虑了很久。初入政坛时,默克尔就说过不想到“精疲力尽”时再离任——如今,不论是执政年限,还是德国内外的情势,对于默克尔来说无疑到达了一个临界点。

思考再三,理性的默克尔作出了决定。这不仅因为她认为自己有足够的精力再在总理府工作4年,还因为德国内外都发出了一致的声音:他们需要默克尔。

首先,基民盟需要她。上海外国语大学德语系主任陈壮鹰教授指出,基民盟根本无可选择,因为默克尔从未着力培养党内后备接替人选。默克尔去年11月宣布参选时说:她一度考虑放弃竞选连任,但党内朋友们纷纷打电话劝她参选,因为“没有人能代替你”,她义不容辞。

另一方面,德国需要她。在她三个执政任期内,德国经济保持欧洲总量最大、增长最快、开放度最高的地位,其国内各项改革措施有条不紊地推进实施。据德国联邦统计局8月公布的数据,2017年上半年德国财政盈余达183亿欧元,创历史新高。失业率从最高峰时期的10%降至4%。这样显赫的成绩使得没有什么国内从政经验的舒尔茨无法望其项背。

默克尔思维敏锐、擅长随机应变,总是能很好地应对各种突然发生的危机。正因为此,欧洲甚至世界都需要默克尔,他们称她为“欧洲的消防指挥官”。

无论是金融危机,还是欧元危机,默克尔总能找到德国政治中心、自己的理性分析和外部世界需求之间的平衡;在正在进行的英国脱欧谈判中,默克尔无疑是那个拿捏进度的人;因为东德的生活背景,熟习俄语的默克尔还被认为是沟通俄罗斯和西方国家的纽带,她在斡旋乌克兰危机上作用同样重要……在英国脱欧、对欧政策阴晴不定的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欧洲急需一个强有力的领导人来稳定局势,而默克尔就是那个“不确定时期的稳定点”。

开放门户:默克尔无法回避的难题

一向稳健的默克尔也曾两次引起非议:一次是2011年日本发生核泄漏事故后下令关停核电站,另一次则是2015年开放门户接纳难民。如果说关停核电站只是引发了部分人的不满,那么接纳难民的决定差一点断送了默克尔的政治生命。

2015年9月,默克尔决定向难民敞开国门,这一充满人道主义精神的举动一度赢得国内外赞誉:英国《金融时报》把默克尔评为2015年年度人物,赞叹“默克尔对难民危机的回应深刻撼动了欧洲,即使她失败了,也将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

然而,在德国国内,一百多万难民短时间内涌入,给社会治安、文化融合、难民安置等方面带来严峻挑战。

2016年跨年夜,德国西部城市科隆发生大规模抢劫和性侵案件:警方接到逾千起报案,其中约一半与性骚扰有关。此外,一向治安良好的德国自2016年以来还接连发生暴力事件,许多嫌疑人为难民或有移民背景。这一系列事件持续发酵,引发德国舆论对难民涌入的不满。

这对默克尔的打击显而易见:她的支持率应声下降,而极右翼的德国选择党则趁机发展壮大。“默克尔必须下台!”昔日亲切地称默克尔为妈妈的德国民众愤怒地举起了这样的标语。

尽管如此,她始终没有收回“我们能做到”这句话:于默克尔而言,接纳难民不是讨好舆论的政策,而是经过理性分析的正确决定。

于是,默克尔及时亡羊补牢。一方面,她在政策上保持定力,当初决定接纳难民有着强大的民意基础;与此同时,她调整了安置难民的具体措施,德国不再无限制向难民敞开大门。

2016年3月,欧盟与土耳其就难民问题达成协议后,进入德国的难民大幅减少。与此同时,难民安置和避难申请的审批也逐渐步入正轨,危机之初的乱象不复存在。不少选民也意识到,面对难民涌入带来的严峻挑战,不应只宣泄情绪,更要冷静应对。于是,民众们又恢复了对默克尔的信任。

默克尔4.0时代

此次顺利当选,并不意味着接下来执政的四年也能够顺心如意。默克尔要面对的,是重重的挑战。

在默克尔4.0时代,难民问题或将成为极右翼“选择党”发声的武器。7月31日,德国汉堡一家超市28日发生一名巴勒斯坦公民持刀袭击民众、造成1死6伤事件。该名嫌犯26岁,是住在难民营的巴勒斯坦公民,曾申请难民身份但遭到拒绝,虽被要求出境,却因欠缺身份证件而无法遣返。对此,反移民的德国选择党副党魁史托赫就发动攻击称:“默克尔的基民党在国内安全议题已不再可信”。

有媒体指出,首次进入议院的选择党为了尽快彰显自己的政治影响力,很有可能在难民问题、经济问题、欧盟一体化等多个政策领域与执政党对抗,造成德国政治“停摆”的危险。

此外,漫长的英国脱欧谈判也将会大量消耗默克尔的精力,德国国内还存在贫富差距的问题、环境问题……种种困难和挑战都是默克尔曾经犹豫的原因。这位一直冷静慎重的“铁娘子”是否能够利用自己的智慧再次扭转乾坤、化险为夷?

不过她还有一件更要紧的事情:大选中失败的社民党主席舒尔茨已宣布不会继续与联盟党联合组阁,这也意味着社民党将成为默克尔政府的最大反对党。事实上,留给“德国铁娘子”寻找联合组阁以及执政伙伴的空间和时间已经不多。

责任编辑:ah3.cn
首页 | 发展历程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合作洽谈 | 广告报价 | 服务协议 | 常见问题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7 AH3.cn. 安徽热线.COM 版权所有 移动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系统 证书号:软著登字第1089340号   皖ICP备15012699号-1  技术支持:创业之星

电脑版 | 移动版